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另类小说  »  夜.泉
夜.泉
掌控整个日本关东黑道的流川氏族,位于神奈川郊外的宗家宅邸,是一所占地15公顷,温泉、林场一应俱全,有着复古的日式房屋结构的庞大住宅群僻静的温泉寮里,一间和式的典雅房屋内,低矮的茶几上放着寥寥几件点心和一小壶清酒,方才从汤泉中出来,身着月牙白浴袍的宗主流川枫,懒散的靠坐在日式的拉门上朦胧的视线,注视着被氤氲的温泉熏陶的昏黄的天空,一点点渲染上淡紫的色彩,间或几声夜鸟的啼鸣回荡在林木中间明月松间,清泉石上,雾气飘逸,树影婆娑,氤氲香弥……哒哒哒,急促的脚步声在寂静的廊道上由远及近流川的嘴角溢起一丝浅的不易察觉的微笑

  框啦,脆弱的障子纸推拉门被粗暴的拉开

  一个熟悉的无法再熟悉的愤怒声音自头顶响起

  “你怎么一个人躲在这里,你知不知道我疯了一样的到处找你,就差把整个宗家反过来了,我还以为你又被……我拜托你有一点点自觉好不好,才刚刚从医院出来,不要再让别人担心了好不好!”

  银色月光下,万籁俱寂的温泉寮里

  比阳光下清澈的海水更加澄澈的耀眼黑眸,用审视猎物的眼光,定定地凝视着,跪坐在眼前琥珀色的瞳仁中正充溢着灼灼怒火的,有着一头红发的高大男人。

  无奈的轻叹一口气,这个冷若寒冰的男人何时在乎过别人的感受,不是一向都是这么任性的吗?早就已经习惯了,不是吗?

  凝视着近在咫尺的,流川枫那张冷艳却充满魔魅诱惑的脸庞,他情不自禁地伸出手轻触那光滑细腻的脸庞。

  白皙的不像话的肤色,樱木花道自认已经想尽各种办法,可是那么久了,还是没能让这个自己爱到心痛的男人的脸上,恢复哪怕只有一点点的健康的神彩内疚的捧住流川枫气息均匀的脸,深深的凝视着他“你到底想让我怎么做啊”

  轻蔑的伸出脚,一脚踩在男人的胯间,将白皙的脚趾重重的踩压上去近在咫尺的跪坐着的男人,因这突兀的举动惊诧不已流川枫清晰的感受到了从脚趾末端传来的,对方胯间的昂扬因自己而起的颤动,在樱木还呆滞着未有反应之前,扬起身体,轻柔地咬了下他的那微颤的下唇一下便退开,挑衅似的注视着对方“怎样……?”大张着出其不意被吻到的嘴巴,樱木错愕地瞪大琥珀色的双眸“你……可是,医生说……”

  就在樱木诧异的目光中,流川枫再度趋向前去,抓住了樱木的西服衣襟,缠上他的颈脖,主动地附在他耳边……“抱我”蛊惑的轻语

  猛地被热气吹拂得发痒的耳朵,今樱木花道口感舌燥琥珀色的双眸闪烁着耀眼的光芒,他不假思索地扑向流川,把他压倒在榻榻米上。

  “我不管了,这是你自找的,我要把你连骨头一起吞到肚子里面去。”樱木在他耳边发狠的宣布。

  感受着渴求的唇舌舔弄着自己的耳颈,由上而下,从左到右……双唇轻轻逗弄着,忽轻、忽重地……

  “哈……啊……”

  樱木的齿尖轻轻啃咬着他裸露在外的锁骨,流川枫发出舒服的轻喘,痴迷的享受着樱木的舌尖所带来的舒适感,双手环绕在他的身躯上,环抱住那颗红色的头颅,把自己尽量的送到他的口中一只手横过他的腰际,另一只手向下潜到流川枫的腰间,手指轻轻一拉,单打了个结的衣带就顺势滑到地上,只交叠在一起的浴袍前襟也就随之敞开。

  令他垂涎不已的完美酮体一览无余,定定地黏在雪白肌肤上的贪婪视线,看的流川枫禁不住地一颤,樱木缓缓地把手放在他的胸口上,将整个掌心紧紧地贴了上去,感受着那透过手心传来的轻颤。

  掌心摩挲似地来回打转,掌心和肌肤直接接触的感觉又热又滑,那种不可思议的触感让樱木的情欲愈发的高涨情不自禁的俯下身子,就着原本跪在地板上的姿势,将脸埋在他的胸前,樱木粉红色的舌尖像猫咪一般,贪渴似地舔上了光洁白皙的胸膛上那微凸起的蓓蕾先是伸出舌尖,轻轻地舔了下流川的左胸,愉快地看着那因染上自己的唾液而在夜灯下闪着亮光的红宝石。

  进犯的唇舌恶作剧似得在又舔舐了几下并轻轻含住他的蓓蕾后,忽地用齿缘轻柔地磨蹭着逐渐硬挺的果实。 感觉自己充满在流川的体内,樱木狂热地索掠着。

  他更加撑开流川的双腿,使劲地摆动自己的腰,让那怎么也得不到满足的欲望能深入未知之境。

  热烈的、激情的……

  像火一样炽烈,也如同甘蜜一般融化……

  樱木彷佛受到更深一层的煽动似地,俯下头去舔干溢出眼角的微咸泪珠,忽然抓住流川雪白的腰腹,就着依然深入流川体内的状态,改变了姿势。强迫他从一个不可思议的角度翻了一个身,把他翻转过来压在榻榻米上。把他的双腿分得更开,再次开始占有的仪式。

  “我要看到你……枫……让我看着你的脸”

  冲口而出的是急不可耐的低吼

  火热的硬块在甬道内迅速转了一下,敏感的黏膜经受毫无预兆的袭击,让流川发出嘶哑的尖叫,战栗个不停。

  「唔——」

  流川以极端难受的姿势,挣扎着想要靠近樱木的唇。

  可是每挪动一点点,却都是那么的困难,樱木富于攻击性的冲击,撞击着甬道内部细嫩的魅肉就像要从体丅内开始侵蚀一样,那刮搔着所有神经的快感如同海啸般涌了上来, 情欲高涨的身体随着在自己体丅内狂暴律动的分身,上下摇动着腰部。

  几乎每一下都捅在欲望的那一点上,灭顶的快感让流川陷入半昏迷的狂热的淫丅叫起来“哈……啊……啊……啊啊啊……!”

  连绵不绝袭来的快感笼罩着激情的身体,持续娇喘着**的声音。

  宛如没有尽头。

  当欲望与愠意主宰着理智时,身体就只能随着本能行动。

  剧烈运动产生的薄汗液给予了指尖一点凉意。

  “枫……”樱木低声的唤着他

  **的活塞运动让流川的脑中数次空白一片,忘情的激烈相互索求,热烈的喷洒着欲望的白液,绝顶的美妙情欲不断的席卷而来……和式的典雅房间里,榻榻米上躺卧着两具热烈交缠的成年男人的身体,吞吐着的粗重气息,狂烈地相拥,发出沉重响声的强力晃动着“啊……啊,……嗯,啊!”

  在听到最后高声嘶叫的瞬间,樱木一阵颤栗,将浓烈又炽热的精华全部释放在了甬道的最深处樱木在流川深处散布种子的瞬间,流川也痉挛着释放出了白浊的液体蒙上一层薄雾的激烈喘息着,下身的动作骤然停止下来,沉浸在烟雾似的余韵中。

  樱木宠然大物的身体压在流川身上,流川发出低微的抗丅议似的呻吟,樱木将衣衫不整的流川搂住抱着他翻了个身,爱怜的将流川筋疲力尽的身体抱到膝盖上,随着自己的胸膛起伏。

  抚上流川软软的黑发,重又吻上不住喘息的红唇,舌头交缠在一起。甜到发腻的吻,津液混合在一起,再不分彼此。

   【完】
本页关键词:色情av 色小说 a片在线观看 免费a片 成人a片 在线a片 看a片 三级a片 - 爱骚B

↑[返回顶部]↑